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透过岁月触摸阳光-散文优美散文

时间:2020-07-10 来源:凤舞文学网
 

1

满目耀眼的光,穿过树梢缝隙直达我的心底,似乎冬天的阳光从来就是这么明媚,丝毫没有被阴霾所替代。

窗外,雨雪的痕迹还可以看到。抬望处,山脊处雪迹斑斑,但阳光的影子已经将其覆盖。田野里、山野中、山峦处到处都是耀眼的光,就像金色的丝线把阳光织成大片大片的灿白,铺上地上。

我有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的阳光,从初秋到隆冬,小城的上空总是被淅沥的雨水笼罩,城市、山川莫名地多了几分寡淡的气息,若是雨天还好,还可以清晰地看到远处的山峦。若碰上阴沉有雾的天气,就不同了,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人和物,物和景隐在其中,若隐若现。人们外出时,缩着手,嘴里还嘟囔着:“鬼天气。”说话的空儿,再抬头望望灰暗的天空,也只有摇头叹息份儿。于是,更怀念阳光灿烂的日子。

当秋的况味愈来愈淡,冬的味道浓上七分时,我才觉着阳光与我、与冬是这样的弥足珍贵。从长长的秋天一路走来,雨水多了,泪水自然也多了几分。在雨中行走,感受到的都是伤感,似乎都和水有关。当雨水漫过天际化为一道道雨帘时,才恍然觉着少了什么。此刻想来,是少了阳光的味道。我不知道,是哪位诗人把“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的诗句写在季节之上,让人感喟时光的短暂。也不知晓,是哪位古人把大片大片的阳光织成绮丽多姿的诗句,让我感叹沉思。

闭上眼,一股暖流袭卷全身,就好像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我,我可以感觉到阳光漫过山丘,掠过树梢,在山之巅,在水之湄,在苍山的荒凉里密密地倾泄下来,把小城覆盖。在这个不大的小城,似乎只有冬天的骄阳才可以直抵人心。或许是秋雨的阴霾太长,冬阳出场的时间相对来说晚了些,但丝毫没有影响到冬阳的明朗,只大片大片的光,就让我感到温暖,无由得钦仰了。

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冬天的标记。我一定会说:“是冬阳。”

我没有因为冬雪的存在,而忘记或是忽略阳光。相反,刻在心头,飞上眉梢的是冬阳。或许,冬天里,最不容易被遗忘的只有阳光。抬望处,到处可以看到阳光的踪迹,虽没什么新奇,却是最不易被取代的。

我可以在山中嗅到阳光的味道,在松针中取下一抹明媚。然后,握在手中,插上发梢。

2

窗外,天,是干净的蓝。冬天里,在温暖的阳光下行走是件快乐的事。

头痛性癫痫病有哪些症状

多年前,对于冬阳,我的意识是迟钝的,温暖的阳光触及不到心灵,周围的事物被浅浅的灰暗所笼罩,就像我莫名地喜欢雨,喜欢雨意的苍茫。似乎那种浅浅的感伤,更能打动我的心。即便站在阳光下,对周围的事物也会视若无睹,仿佛生命已经化为雨水,苦的累的,都是水的味道,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对于阳光,不在敏感,神经末梢触及的都是生活淡淡的感伤。

如今想来,曾经的感伤是多么可笑,为什么不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身边的阳光呢?就好像对我说:“瞧,阳光在窗外正撒着欢奔跑。”比如此刻,我试图拉着阳光,脚踩在松软的土地上,漫无目的地行走……

天,是一抹的蓝,街道两边的松树照旧绿着,花店的老板照旧把一些盆花放在外面,招揽顾客。那些青翠的绿色,仿佛是秋遗落的风景,点缀着人们的视野,给冬的萧索添了一丝青色,让人看着眼馋。看到这些绿色,我有种想摘下来,揣在怀中拿回家的冲动。想走近,却不忍靠近,怕这些绿在我的眼前溜走。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瞧的真实,看的分明。想来,那些植物也需要温暖的,就像寒冬里升起的火焰,曾经的悲欢化作升起的火苗,挥手间已然远走,只剩下空荡荡的四野,苍苍茫茫。悲欢已远,但余温尚在。

没人知道,一生之中会有多少坎坷,那些草木是如何穿过岁月的尘烟,从古走到今的。这其中,遭受多少风雨的侵袭,又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但我知道,即便是一缕风、一株草都需要阳光的滋润,也需要雨水的浇灌。当白昼即将远去,黑暗即将来临时,我也能屏住呼吸,不用酝酿腹稿,就能熟练地在素帛上勾勒出阳光的轮廓,画出生活的多彩。原来,雨水是阳光的使者,就像黑暗是光明的使者一样,我有什么理由埋怨呢?

当黑暗被光明取代,寒冷被阳光收藏之后,冬,只剩下温暖了。不信,瞧瞧,风里夹着阳光的气息,溪水流动的是阳光的清澈与透明,就连天上飘浮的白云也被阳光染成金色……那一刻,恍然觉着,世上之事没有什么比眼前的一切更让人留恋。尘世的一草一木是那样的和谐,清淡薄欢。

其实,多年来,我所期盼或是留恋的,只有阳光。而在冬天里,没什么比阳光更让人感到温暖。这种温暖,穿过岁月的沧桑,将寒冷与冷漠一点点的剥离,给人以动力,使原本黯淡的生活多了几分活力。

即使雨雪天,亦如此。

3

冬天,究竟该临汾羊羔疯医院那里好多点雨雪?还是多点阳光呢?

当我这样想时,窗外的阳光已露出一天的疲态,正一点点地收回光明。接下来,将是黄昏、夕阳、黑夜。

黑夜的到来,似乎需要阳光的铺垫才能顺利的到达,而阳光正努力完成自己的角色。当黑夜来临时,天底下所有的故事都将归于沉寂,好像生命之初原本就是安静的。当呱呱坠地时,才哭着宣告自己的到来。至此,生命里便注定有一些悲欢,会有一些无法忘怀的旧事。

记忆的画面有些零零碎碎,又夹着一丝灰暗,就像一部旧旧的电影片段,无法拼凑完整。但一些画面却始终清晰。当然,画面里也有一些美丽。那个时候,我正年少,只要能开心的玩,我通常会不惜余力做到的。为此,没少挨母亲的骂。

阳光穿过窗棂斜斜地照在案头,桌上一杯清茶袅袅地冒着热气,沙发上胡乱地扔着我刚刚读过的书,电视没开,屋子里很安静,只能听到我的手指敲在键盘上发出的“滴答”声,时光在这一刻静止了。

“好吧,就从这样的画面开始吧。”我告诉自己。

年少的我悄悄地避开母亲,或是趁母亲午睡时,蹑手蹑脚地走出屋外,脚步尽量放轻,包括掀门帘时都小心翼翼,生怕惊醒熟睡的母亲,样子像做贼。然后,把大门轻轻带上,飞一般地跑了出去,边跑边回头张望,下意识里怕母亲跑出来大吼一声。

其实,初冬时节的小镇没什么好玩的,田野里早已是麦苗青青,有几块田里还有农人遗落的玉米杆子,玉米棒子早已收获,只留下枯萎的杆子在田里无人收割。若是一阵风过,发出呼拉拉地响声。用心听来,还能听到风的呼啸声。梧桐的叶子早已落尽,只有一些柳树的枯叶簌簌而落,稍不留神飞上衣襟,与我撞个满怀。那个时候,天地是安静的,就连黄昏与黑夜也是安静的。我不明白,冬天与其他季节有什么关联,只觉着,在冬天最惬意的事就是站在阳光下眯上眼睛,看阳光在眼中成为一条细细的缝,周围是金灿灿的白,亮堂堂的明,似乎还有一双翅膀在我身边轻盈地飞舞……

那个时候,所有的美丽是相连的。春连成夏,夏连着秋,秋又连着冬。当这些美丽落在心里时,我莫名地感到恐惧。我不明白,这样惬意的日子究竟还能虚度多久?可以不写作业,悠哉游哉地玩;可以不帮母亲干活,独自对着天空发呆;可以没有烦恼,任凭思绪天马行空。或许因为年少的缘故吧,小小的心灵承载的只有眼前的美丽。而于生活,感受到的也济南最好的癫痫医院仅限于眼前。我百般无聊地拾起一枚枯叶,在手中不停地旋转,就像一年365天都握在手中,而叶子的脉络纹路,又是那样的清晰,仿佛走过的岁月就在眼前。当然,年少的我尚不能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只觉着干枯的落叶就像一艘纸做的帆船,稍微用力,便碎成细末散落一地,无法扬帆远航。

有时候,我会把一些还未枯萎的叶子卷曲起来,扎在一起带回家,而母亲总会在第二天把我扎好的叶子扔出去,边扔边大声地骂着:“疯丫头,又弄这些做什么?”

几十年过去了,当我在冷风中瑟瑟而过时,街头纷飞的枯叶总让我想起曾经的美丽,我听到枯叶簌簌而落,似乎向我诉说着过去,宣颂着季节的讯息。

就这样陷落在一个梦里,陷落在阳光即将落进山后的余晖里……

4

窗外有风,丝丝缕缕,但并不寒冷。

我对于小时候的记忆仅限于童年父母一手修建的院落,以至于很长时间,我的记忆都被那里占满,填平。因为它束缚了我的手脚,又掺杂着母亲大声的训斥,故而温情减半,大打折扣。但有一个地方例外,那是我七姥姥的村子。

大约在我刚出生一个月的时候,父母因为工作忙,把我寄养在七姥姥家。虽然在那个不大的山村待的时间并不长,五岁以后,便回到父母身边。至此,我便认为七姥姥的村子才是我最亲的家。

记得村后,有座像城堡似的高楼。当然有孔眼,高高耸立在山野之中,特别显眼。像抗战时期日本人修建的碉堡,稍微不同的是上面有顶罩着。与日伪时期碉堡的区别就在于这座城堡不是圆形,是方形的。方形的城堡、方形的木格子门窗正对着幽静的小巷,即便一阵大风袭来也会化为为乌有,消失无踪。有几次,站在古老的城墙上,在冬意萧瑟的荒凉里,再加上一阵二胡“吱吱呀呀”的曲调,伴着老槐树上乌鸦的聒噪声。心,跌落在凄清的景色中。然后,莫名地恋上那个地方。可能是因为年少的缘故吧,儿时的记忆里没有萧瑟,即便一些冷凄的景色也是美好的,譬如房屋的青灰色、门前石狮子的冷色调、斑驳的门楼、丛生的芳草、一身的阳光……因此,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心里始终保存着山村古朴悠然的画面,包括现在。

再次回去时,时光已经过去了大半生,大约是在七姥姥去世的时候。

人到中年,曾经年少不谙世事的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面容沧桑,心性不再率性纯真的我。出殡辽宁男性癫痫病医院安葬七姥姥后,我走出屋外,在村子里四处走走。然,走遍整个村子,都没有找不到那座城堡。

听村民说,那个城堡早就被拆除了。一位村民在原址上修建了几间瓦房,并指给我曾经的位置。顺着村民的手指望去,果然,一排整齐宽敞的院落出现在眼前,明净的窗子,白净的瓷砖墙壁,水泥筑起的三层小楼……霎时,我像被人掏空的核桃,坚硬的外壳裹不住内心的柔软,心里空落落的。我不知道,曾经的城堡于我象征着什么,或者说意味着什么,只晓得这个村子最淳朴的一面被人丢弃。因此,固执的认为村民拆除的不只是村子的标志,也拆掉了我心中最美好的记忆。

转身的刹那,一座房屋的青瓦与屋脊残破颓败地裸露眼前。终于明白,我始终是村子的过客,一个寄居的闲人,“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的感慨由然而生。村子里的人们是不是丢弃了历史与古老的文明,我并不知道。只知道,不远处一座座青砖瓦房,一根根穿墙而过的煤气管道在告诉我:岁月的沧桑变幻是如此之快,远远地把过去抛在脑后。于是,那些朝思暮想的景致,成为我魂牵梦绕的梦境。其实,我所眷恋的不过是山村的淳朴与沧桑,那种沉郁悲凉的画面让我永生难忘。

后来,我离开了村子,尽管年纪尚小,记不清什么;再后来,离开小镇……

5

此刻,冬的痕迹愈来愈浓,不远的将来还会有风,还会有雪。而雪后的阳光常常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就像刚刚经历过一场风暴,阳光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好。

写到这里,寒风呼拉拉地从窗前经过,仿佛一室的寒凉都向我袭来,停下笔来,怔怔地望着窗外。不远处,孩子们嬉戏着,追逐着,仿佛沾满一身的阳光,无缘由的让我感到快乐。

我喜欢冬天的阳光,或许正是喜欢它深沉而又温暖,给人以向上的活力吧。有时候,我无法弄清自己究竟恋着阳光还是恋着温暖,或许是恋着生命灿烂的一面,让我以全部的虔诚,敬畏生命,感恩生命。然后,由衷地说:“活着真好!”

此时,远山苍翠,在天地的一角静默地数着天边的流云。街角的菊,仍然兀自开着,散发着隐隐的香。河面上已经结了一层冰,但没有冰封河面。潺潺的溪水像一首平仄合韵的小令,用婉约深沉的笔触抒写着冬天的绚丽。

而我的素帛却空了,像一个没有根的浮萍,顺水而去,随风而生……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