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夏影窈窕(第六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凤舞文学网
 

当真回归,大小姐们的脾气可不是好惹的,乔瑜娅和木呓瑶现在就像亲姐妹一样,而谢楷阳和易铭轩也沦落成了难兄难弟,几乎每天都在找花萱诉苦。

花萱夏也是无力助那两只一条线上的蚱蜢一臂之力,毕竟解铃还需系铃人啊,这并不是她该面临的问题,她只能做一位倾听者而已。久了她也觉得烦,不知不觉又走到了樱花园,在这花开的暖季,空气中尽是浪漫的气息。樱花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零落,一阵风便摇下一片落英。突然背后传来一阵寒意,她吓了一跳,心扑通扑通的跳不停,忘记了挣脱。

“萱儿,你可知我的心冰冻了十四年。”左尚谨在她耳边轻声耳语。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花萱夏的心猛烈的颤抖了一下,她想要挣脱,“请你放开我。”

“看见你的那一刻,我以为我的心会慢慢的变暖。”左尚谨丝毫没有放开花萱夏的意思,“可你好像不记得我了。”

“你是谁?我应该同情你吗?”花萱夏的心紧紧的绷着,他是可怜又可悲,但是却彻底惹怒了花萱夏。( 网:www.sanwen.net )

“不,我要你爱我。”左尚谨像个一样,舍不得放开这仅存的一丝温暖。

“真是可笑,就算我和你现在抱在一起,我也不会爱上你的。”她嘲笑着他的话。许久,左尚谨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最多,只有一种无法拒绝的。”

“你已经对我动心了吧。”他笑了笑,炙热的目光灼伤了她的心。

“好笑,怎么可能?你太天真了。”花萱夏的声音有些颤抖,“我不会对你心动的!”她忍住泪仅仅只想尽快转身逃走。

左尚谨只是静静的望着那只慌乱的背影,他是有多久没有心痛过,又有多久没有开心过了?这一生恐怕也只有西安中际癫痫病医院用中药治疗癫痫病她能够让的心渐渐温暖起来了,唯有她,能够拯救自己。

花萱夏走到宿舍旁的法国梧桐树下时,突然,两个庞然大物降落在面前,着实吓了花萱夏一大跳。“你们躲在树上干嘛呢?”

“嘿嘿,萱儿,拜托你一件小事儿。”易铭轩一副奉承的模样,“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大小姐笑纳。”随后递出一本筱原千绘的《天是红河岸》。

“不错嘛。”花萱夏接过漫画翻开看了看,“说吧。”

“是这样的,今晚八点想办法把小娅和瑶瑶带到惠兰广场,但不能说是我们拜托你的,不然她们估计不会来。”谢楷阳那乞求的目光真是有够打动人的,“应该没问题吧?”

“嗯,好。”花萱夏倒是爽快答应了下来,只要事情解决了,耳根估计也就清净了。

“那真是太了,我就知道萱儿最够义气了!”易铭轩一脸的,只差眼眶中那喜悦的泪花如喷泉般的涌出了,不愧是戏剧社的,真爱演。

“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花萱夏的嘴角扬起难以抑制的笑容,这使谢楷阳和易铭轩的倍增。

“没有了,那就拜托你了。”谢楷阳一脸傻傻的笑容,仿佛希望就在面前。

花萱夏回到宿舍后一边翻着手里的漫画一边对乔瑜娅说:“小娅,今天晚上有空吗?”

“没有,我还要更新我的呢。”乔瑜娅正在笔电前忙碌着,她现在已经是小有名气的网络作家了。

花萱夏端起一杯绿茶,嗅着茶叶清香,满脑子搜索着点子,“听说惠兰广场那边有表演。”

“每天晚上不就是一群老太太在那里跳广场舞吗?”乔瑜娅早就留意过了,那边几乎每晚都这样。

“今天晚上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花萱夏想了想,直觉告诉她应该是不一样的。

“嗯,要去你自己去,我还有好几千字要更新呢。”乔瑜娅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不癫痫症状有什么表现停的飞舞着。

“哦。”花萱夏突然恍悟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要是解决不了怎么向那两只蚱蜢交代呢?和木呓瑶又不熟,怎么办才好呢?

花萱夏坐着想,站着想,上课想,下课想,就是想不出办法来。倒是想把《天是红河岸》还给易铭轩然后就当作没答应过,但是这样不仁道,恐怕以后的也将不得安宁了。

当幕降临的时候,花萱夏在寝室更是坐立不安了,让人失望的话真的很邪恶。

“萱儿,你不会是得了多动症吧?”乔瑜娅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花萱夏的动静。

“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花萱夏看了看手表小声嘀咕着。

“什么时间就要到了,是不是你上午说的惠兰广场那边的表演啊?”乔瑜娅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

“嗯嗯,小娅去不去?”花萱夏一脸期待的表情,可是却没有被乔瑜娅看见。

“不去,我的小说今天还没有更新完呢。”乔瑜娅坚持把小说更新放在首位。

“哦,那我去了。”花萱夏发出轻微的叹息声,很是不情愿的从椅子上起身,拿起桌子上的《天是红河岸》翻了又翻,最终还是放下了。

一路上花萱夏用龟速向惠兰广场挪动着,绞尽脑汁的想着法子,也做好了十分充足的心理准备。再怎么慢吞吞的也终于还是走到了不想走到的地方。

“她们人呢?”易铭轩一看见花萱夏的人影就激动的冲了上去。

“呃……估计……”花萱夏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谢楷阳失望的眼神,眼睛一亮便冒出个鬼主意。“马上就会来的,只要你们两人演的卖力。”她一脸喜悦的神色,像个孩子一样。

“说吧,又是什么损招啊?”易铭轩倒是知道不是什么好点子。

“……”花萱夏凑到易铭轩的耳边说着自己的“金点子”。易铭轩听完后犹豫了一下,转身就向谢楷阳挥了哪家治癫痫比较好一拳。谢楷阳甚感莫名其妙,正好一肚子的委屈没处发泄,立马又还了易铭轩一拳,花萱夏在一旁都看傻了,本来只是让他们演戏,但他们好像是来真的了。

见此状况便赶紧给乔瑜娅打了电话,过了十秒乔瑜娅才接通,“喂。”

“小娅,不好了,谢楷阳和易铭轩莫名其妙的打起来了,我劝都劝不住。”花萱夏焦急的解释道。

“在哪里?我马上。”

“惠兰广场。”

乔瑜娅挂掉电话一边跑一边给木呓瑶打了过去。“喂,瑶瑶,阳阳和易铭轩在惠兰广场打起来了。”

“什么?我马上过去。”刚洗完澡的木呓瑶连外套也顾不上穿就赶紧跑了出去。

花萱夏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叫着:“你们别打了,她们过来了。”谁知道越是劝架越是打地起劲儿。

大约过了两分钟,不远处有两个穿着睡裙的儿朝这边跑了过来,“不是吧?”花萱夏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那正是乔瑜娅和木呓瑶。

“你们都给我住手!”两人气喘吁吁的,却异口同声的呵斥道。

两只鼻青脸肿的蚱蜢听见了两位美女的呵斥声这才停住了手。

“阳阳,疼不疼?”看着谢楷阳的嘴角还渗着血丝,乔瑜娅的眼泪就立马绝了堤。

“小娅。”谢楷阳一把将乔瑜娅紧紧的搂在了怀里,“你肯原谅我吗?”

“原谅,我早就原谅你了。”乔瑜娅也紧紧的拥住了他,“只是我还生着你的气。”

“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让我的小娅流泪了。”他吻了吻她的额头,“你还生我的气,以后随便你打,直到你解气为止。”

“那我不生气了,我舍不得打你,只是你不要再跟我莫名其妙的吵架就行了。”她哽咽着说。

“好,以后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再也不和你莫名其妙的吵架衡水哪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靠谱了,天天逗你开心好不好?”他笑道,更是惹得乔瑜娅哭笑不得。

他轻轻的吻上那熟悉的粉唇,带有丝丝的咸味,淡淡的腥味,却是实实在在的甜蜜。

“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我想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易铭轩抚摸着木呓瑶眼角的泪珠恳求道。

“机会一直都在,只要你不嫌弃我。”木呓瑶深情的望着易铭轩含泪的双眼,她这一天好久了。

“瑶瑶。”易铭轩紧紧的搂住她,“对不起,我差点儿就失去了你,当初是我不好,我不该怀疑你,更不该对你那样狠心,请你,让我用我剩下的时光好好爱你。”易铭轩哽咽着,此时此刻他的心很痛,很痛,爱有多深,心就有多痛。

“我的爱为你存在,就算……我化作骨灰也存在。”木呓瑶紧紧的抓住易铭轩的衬衣,这个温暖的怀抱她已经失去的太久了,当重新回归时就更懂得了珍惜。

“我会好好珍爱你,至少这一生,我不会重蹈覆辙让你对我那样失望。”易铭轩的泪滴落进木呓瑶的后背,润湿了那粉色的吊带睡裙,也温润了她的整个身心。

站在一旁的花萱夏被他们感动的一塌糊涂,突然,一阵掌声想起,随之,围着他们的心形声控蜡烛也陆续亮了起来,原来都是早有准备的。

“这是圈套?!”乔瑜娅笑着捶了捶谢楷阳的胸膛。

“爱你可不是圈套!”谢楷阳一把抱起乔瑜娅转了起来,“哈哈哈哈......”

看着这一幕幕的画面,就连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们都停下了脚步激动的鼓起了掌。

“你早有准备的。”木呓瑶哭笑不得。

“是啊,连娶你都准备好了!”易铭轩俯身吻住木呓瑶的唇,汲取着久违的幸福。

此刻,只有美丽的星辰,单薄的心变得丰盛,感动让爱再次变得沸腾。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