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边缘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凤舞文学网
 

(一)

2007年6月8号,高考的结束昭示着寒窗数载的我们终于毕业了。可是邢印承,这对于我来说,是该笑还是该哭呢?

6月23号,我问邢印承,你报的哪里的学校?

省内的,就一个省外的。你呢?

全部省内。呵呵。

我偷偷地想,老天,我会不会和邢印承去一个城市呢?( 网:www.sanwen.net )

可是,老天始终都是一个古怪的老头,你越是期盼一件事情,他就越是让这件事情落空。我俩在同一天收到通知书,一个石家庄,一个南昌。

我高兴不起来,也哭不出来。我把蒙在毛巾被里,任天的高温一点点蒸发掉只属于我的恋。

我想,老天,我真不该期盼有一天我会和邢印承发展成一段。

我想,邢印承,我们应该就这样断了联系吧?那好吧,我用尽我所有勇气跟自己约定,不再想你。

9月8号,我拎着行李箱来学校报到。学校很漂亮,有很大的图书馆,长长的林荫道,舒适的小凉亭。是我喜欢的样子。

一切似乎都安静下来,再不会有邢印承来打扰我的情绪。我的开始按部就班地上课、吃饭、睡觉,偶尔泡泡图书馆,偶尔陪逛逛街,简单地着。

如果不是遇到许晨枫,也许我的生活仍会这样安静下去。当他在这个深秋走进我视线的时候,忽然感觉我的世界开始倾斜。

那是一场两个系之间的篮球赛,他拼了命地抵抗对方的进攻。那眉眼,竟然像极了邢印承。

我愣愣地站在篮球架下,忽略了时光幽幽流转。我的眼里只有一个桔色的篮球和逐球而转的那个。

忽然,一个漂亮的弧度向我的双腿飞奔过来。

啊!我不觉叫出声。

我看着他向我跑过来,抱起球对我说,你傻啊,不会躲啊?

我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他,眼睛声疼。

(二)

怎么办?邢印承,我以为可以过上再没有你打扰的生活,为什么让我遇见他,这样一个和你相像的少年?

月色撩人的,我在床上半睡半醒。

我似乎又看见自己站在黄昏的路灯旁对你说,邢印承,我喜欢你。

你瞅着我,那么明朗的微笑。你说对不起,你说你有了喜欢的人。

我吸一口凉气,说那好啊,祝福你们啊。

我的心明明碎了一地,却还要假装微笑着骄傲地离开。

转身的瞬间,一个篮球狠狠河南那个医院看癫痫病好呢地砸到我身上。

少年奔跑过来,颤动着漂亮地碎发。那眉眼,竟然像极了邢印承。他说你傻啊,不会躲啊?他说邢印承你跩什么跩?你不要她我要。

邢印承只是微笑,明亮的眼睛澄澈得像一潭湖水。

我伸出手去,想摸摸邢印承俊朗的脸,然后告诉他只要你就好。

可是突然间,什么都不见了。黄昏、路灯、邢印承、少年,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只把我留在一片荒芜中,我喊不出声音,甚至连自己都看不见了。

清晨微熹的光线隐没了。我用冷水洗脸,然后对着镜子说,凌儿,你不能再错过。

我花掉大把的在学校的每个地方散步,只为了看那个像极了邢印承的少年在我面前匆匆而过,然后看见自己的泪,因为因为现在,噙满双眼。

我悄悄地跟着他,知道了他叫许晨枫,知道了他在经贸系报关专业。

许晨枫,真是个好听的名字。那么,你会像邢印承一样让我吗?

(三)

那个阳灿烂的下午,当他从我面前匆匆而过的时候,我再次悄悄地跟在了他身后。

他的背影开始和邢印承的背影重叠,那么多那么多的过往开始和现在重叠。似乎有东西模糊了我的双眼,让我无法看清一切。

我背负起对邢印承四年的爱恋。只换来他的一个回绝。苍凉的转身,便是一片难以飞过的沧海。

站住!后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我愣了一下,呆呆地回过头,居然是许晨枫。他什么时候到我后面了?

你为什么跟踪我?

我……

看着他犀利的目光,我忽然间想不出对白。

你认识我吗?

嗯……对……许晨枫。我……我低下头咬咬下唇,然后用坚定的目光和他对视。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他瞅着我,忽然扑哧一声笑了。他的嘴角,弯起那样邪气的弧度。

你喜欢我? 好啊,丫头,你叫什么?

左凌儿,文法系新闻专业。

后来我想,那是一个怎样突兀的表白。

许晨枫来找我,叼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说左凌儿,晚上陪我去看电影。

他是同邢印承一样俊朗的少年,只是他的目光里充满了一种邪邪的霸气,我无法抗拒。

电影院里,许晨枫突然吻了我,那样潮湿的温热的唇。他弯起邪气的弧度,说这样可以吗?

我摸着被他吻过的唇,突然哭地无法自制。不,许晨枫,这不是我想要的,不是!

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他猛地抱住我,把我的头埋进他的颈窝。癫疯病什么症状>

邢印承,怎么办?许晨枫和你不一样,许晨枫他和你不一样!怎么办,怎么办?

可是凌儿,至少这个吻,还是干净的。

半场,许晨枫拉着我走出影院。被风吹干了泪的脸,皱得难受。

凌儿,你有怎样的呢?为什么我抱住你的时候总感觉爆竹的是一团绵绵的?

我抬起头,定定地瞅着他那充满邪邪的霸气的眼,此刻却是一片澄澈。

过去?我想,我的过去是一块不忍触碰的伤疤。

我的手冰冷,像是要冻结邢印承给的。许晨枫用力地握着,把它们放到他的胸口。

许晨枫送我到宿舍,说晚安,凌儿。我微笑着,看着他离开。

他的背影,邢印承的背影……

(四)

其实,那晚我在楼上看得很清楚,许晨枫在我们对面的宿舍楼下吻了另外一个女。我很变态地拿起望远镜看见许晨枫的嘴角弯着邪邪的弧度,看见那个子海妖般的长卷发和妩媚的双唇。

我始终是微笑着的。我想,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是适合许晨枫的,就像我固执地认为邢印承喜欢的女孩应该是适合他的一样。

可是,邢印承喜欢的人是谁呢?从来没有人给过我答案。

寒冷的,许晨枫拉着我的手走过了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我没有追问那晚的那个女孩子究竟是谁,有些事,如果害怕就不要提及。

许晨枫没有说过喜欢我,他依然叼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想今年的节,我会是一种怎样的。

左凌儿,陪我去逛夜市。

我瞅着他,那样一种邪邪的霸道的目光。

我缩着脖子被他拎着在人群里穿行。我看见许多像我一样缩着脖子的女孩,她们很乖巧地偎在男朋友怀里。我想她们的脸上一定是有甜微笑的,就像这个夜里的霓虹。

我说许晨枫,我饿了。

他停下来看着我,我看着KFC的玻璃窗上贴着的“深海鱼堡”的巨幅宣传画。

今晚是平安夜,KFC的门口有圣诞老人在发送礼物。我要了一个小机器猫,那个掏掏口袋就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小家伙。

许晨枫端过来很多东西,香香的勾人食欲。他说,把我的女朋友变得胖胖的,抱起来舒服。然后瞅着我邪邪地笑。

我愣愣地瞅着他,心底是一种暖暖的。只因为这一句话,许晨枫说我是他女朋友。

正当“深海鳕鱼堡”即将下肚我大呼过瘾的时候,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来。他说他是邢印承,他说圣诞节快乐,他说他在南昌很想我,他说他喜欢我,他喜欢的人一直是我。

我的胃里突然翻江倒海起来。邢印承,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为南宁那里看癫痫病好什么?

我抬起头,许晨枫正往嘴里塞薯条,顺便翻着俩大眼睛傻傻地瞅着我。我感觉到我的眼角,一滴泪滑过。

你哭了?凌儿,怎么了?谁给你发的短信呀?

朋友,一个朋友。我抹去眼泪,冲他笑笑。

呵呵,一条短信就感动成这样?小孩子呀。

除了KFC,他没有像刚才一样拎着我,而是把我揣在怀里,我们像两个连体的孩子,一点一点挪动到人民广场。

哪里有人在放烟花,很漂亮,我找不出来形容那种刹那的绚烂。

许晨枫说,凌儿你在这儿等我。

他抱来一个烟花筒,点燃,然后拉着我跑远。

里,是一个心心相印的图案,闪亮了很久才渐渐暗下去。许晨枫抱住我,轻轻说凌儿,我喜欢你。

(五)

宿舍里,我无法入睡。夜里十点多钟的校园依旧热闹。一对对情侣甜蜜着,难舍。

我在我的望远镜里看见那个有着海妖般长卷发和妩媚双唇的女孩子,她深深地吻另外一个男孩。有泪,滑过她的脸。

我已经无力再去探求别人的故事,我只想知道,在我,邢印承和许晨枫之间,纠结的该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我不清楚该如何回复邢印承,我的眼前浮动着的都是他说对不起的画面,那样明朗的微笑,那样澄澈的目光。

零点,许晨枫发过来短信:

凌儿,你让我认识你,我愿意抹掉我的过去,然后请你,做我唯一的女友。

我握着手机,眼里是一阵阵干涩的疼。

许晨枫,我了解你的过去,从跟踪你的那一天起我就了解。你牵了很多女孩子的手,你冲她们弯起你拿邪气的弧度,你吻她们额头,却从来不说“我喜欢你”。我想你的心里一定有一个干净的空间,然后等着一个女孩子来填满。

我的心里,却是一个很大的空洞,关于邢印承,关于过去。

初三那年,邢印承作为复习生插到我们班。他是那样闪眼,有俊朗的脸傲人的身高,优秀的成绩,大票的球迷。我实在搞不懂,这样一个他,为什么选择复习。

我的目光开始跟随着这个叫邢印承的家伙,看他明朗的微笑,看他偶尔瞅我时澄澈的目光。我想我是喜欢他了。

因为喜欢他,这么卑微地喜欢他,我开始拼了命地学习,终于和他考上同一所高中。为了简单地和他在一起,文理分科时我放弃了挚爱的文字选择数理化,我私下里找了无数次年级主任终于调到他所在的班级。当他用惊讶的目光看着我走进教室时,他一定不知道我的背后承受的是多大的煎熬。

后来,他交了女朋友。我站在他们身后,一瞬间沧海桑田。

安徽儿童癫痫治疗那个医院好

高三,我用尽所有力气终于跟他说出我喜欢他,他却告诉我他有了喜欢的人,可那个时候,他明明刚和女朋友分手。

许晨枫,我是带着一身的伤从初三爬到高三,又从高三爬到大学,然后碰到你,眉眼像极了邢印承的少年。

邢印承说,凌儿,当你说出喜欢我时我已经发现自己喜欢上你了,所以我才要和女朋友分手。可是高三那么紧张的时刻,我怕自己会打扰到你,只能狠狠心说有了喜欢的人。其实,在文理分班时我就应该察觉的。我当时那么傻傻地问你为什么要来理科,你只是淡淡地微笑。现在想起,那一抹淡淡的笑是那样让人心疼。

凌儿,告诉我你还在等我,正如我在这么远的地方依然没有变心一样。

(六)

许晨枫揣着我,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那么我想,邢印承,我喜欢你,是不是也是一种习惯?喜欢了那么久,心痛了那么久,是不是就舍不得放手,而让这所有都成了一种习惯?

许晨枫说,凌儿你最近怎么了?如果你不愿意做我女友我不会勉强你的。

我抬起头,看见许晨枫眼里少有的澄澈。

你怎么会,喜欢上我了呢?

因为……你和其他的女孩不一样,你的眼底,有一团浓得化不开的忧伤。我要保护你,我要你在我的怀里放肆地快乐起来。

可是许晨枫,我需要一点时间。

对不起,我依然放不下邢印承,依然无法释怀这么就这么久的。我真的需要一点时间,重新面对自己,面对邢印承,面对你。

这么寒冷的天气,是容易让伤口冻结然后铭记的。我希望到一个温暖的地方,融化这些冰冻,然后蒸发 得无影无踪。

我取出银行卡里所有的钱,在2007年12月30日20:30登上了开往三亚的列车。

邢印承发过来短信说,凌儿,我在开往石家庄的火车上,请允许这样一个迟到的开始。

我看着窗外,那些呼啸而过的风景如同盛开在我体内那一团团绵绵的忧伤。只是我想,过去了,就都会好起来的。

我冲着玻璃窗上的自己微笑,然后发现自己的眼,滚滚地落下泪来。

邢印承,在我最喜欢你的时候就那样被你云淡风清地忽略,在你最喜欢我的时候,我已决意不留痕迹地擦肩而过。我们,都错过了彼此最喜欢的那段时光。

我想像不出邢印承看到这条短信时的表情,那样俊朗的脸,会不会布满了深深的伤?

算了,不要去想。

哦,要记得给许晨枫留言,告诉他要等我,等我回来做他唯一的女友。

然后,我狠狠地抠下了手机电池。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